追蹤
想念在澳洲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Our working our holidays our dreams in Australia
  • 29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最近不太順的party

人家說 黑貓特別頑皮跟難教 我家party 就是這種讓人哭笑不得的貓。 她愛玩東玩西 咬東咬西 爬東爬西 凡是yoyo不敢做的事 她都一馬當先 再怎麼罵怎麼打都不怕。 大概是因為快入秋了 家裡的螞蟻一下子多了起來,上星期天 妹妹就去買了螞蟻藥 打算把螞蟻都殺死。 我們把螞蟻藥放在廚房的流理台上 兩隻貓已經規定過不能上流理台 平常也沒看過他們爬上去過 (因為小時候為了規定他們這一點 被打的很慘過 所以他們都不敢上去)。 白天我們三個人都上班 只有兩隻貓在家。 星期一下班回家的時候 妹妹很擔心的跟我說 螞蟻藥不見了 她翻遍整個家都找不到 螞蟻不可能把整盒都搬走吧? 可是 如果是兩隻貓吃的 那盒子咧 家裡又不大 我們的房間都關起來 只剩客廳跟廚房 可是就是找不到 我們找了一晚上 還是沒看到。 我只好跟妹說 現在看起來好好的 應該沒事吧 搞不好只是藏起來玩。 星期二早上上班的時候 party照例起床跟我撒嬌 就跟平常一樣 我心想 螞蟻藥應該不是他們拿的 所以也沒太擔心 大家就照常上班了。 快下班之前還跟妹傳簡訊討論晚上要吃什麼 似乎螞蟻藥這件事就這麼過了。 晚上7點多 下班回家 我跟Dale一進門 發現奇怪的景象:大門沒鎖、yoyo趴在桌子上對著我們狂叫、全家燈都開著、妹妹不在家、叫party 沒回應,往房間方向走近 發現廚房有詭異的東西, 仔細一看 廚房到處都是嘔吐物跟糞便。『糟了! party 出事了』 我們兩個立刻知道發生什麼事,打電話給妹妹 她哽咽的聲音就知道party 不妙,她帶party 到家附近的動物醫院 醫生在幫她緊急處理 ,有嚴重發燒跟腹瀉,腸黏液都拉出來了,那位醫生聽來是個老醫生 直說 打打點滴就沒事了,待會就可以帶回家。 我開始清理家裡 每清一片嘔吐物跟拉稀的糞便 都讓我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半小時後 妹帶party回來 很可憐 因為點滴是打皮下(醫生說 這樣比較快 打血管太慢了) 打了一大包 party全身水腫 因為一下子無法消化。我問妹 真的這樣就可以嗎? 妹也不確定 那位醫生只說明天再複診看看,他連party吃了什麼樣的毒藥都不問 隨便的態度讓我們很不放心。 因為我們平常習慣看的動物醫院在劍潭 實在沒辦法直接趕過去,我叫妹打電話給劍潭的醫生 問問看是不是真的這樣處裡就可以了。 果然 那邊的醫師說 要看party吃的是什麼樣的藥跟吃了多少才能判斷究竟會嚴重到什麼地步。他建議妹明天帶到醫院讓他們檢查看看。 星期三 妹請一天假 一早就帶party 往劍潭跑。 中午妹打來說 party 住院了 她吃的螞蟻藥是硼酸,嚴重的話會導致腎衰竭,因為找不到殘骸 根本不知道party 吃了多少,只能觀察看看。 還是一直發燒,虛弱軟軟的身體,跟平常搗蛋的樣子完全不一樣,上次結紮腳上剃毛的部份,毛都還沒長出多少 又要被剃掉因為要全天候打點滴。醫生幫party做了健康檢查,還好腎功能都算正常,只有血糖值高了一點,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晚上回到家 yoyo出奇的撒嬌 應該是感覺到party 不在家,牠不安的走來走去,看不到人會叫,連飼料都吃不多,一直要賴在人身上。他們兩隻從小一起長大都沒有分開過,yoyo異常不安。 星期四晚上,妹妹到醫院探望party,還是很虛弱,燒也還沒完全退,全身還是有一點水腫,但是看到妹已經會喵喵叫了。醫生說有餵一點貓罐頭,可能腸子有出血所以解黑便。還不能出院。 沒有party的yoyo越來越不安 行為有點異常,但是唯一慶幸的是 yoyo應該沒有吃到螞蟻藥 (yoyo是膽小貓 來路不明的東西他不敢吃)。 星期五 下午妹傳簡訊來說party可以出院了,晚上我們三個人下班後在劍潭捷運站會合 浩浩蕩蕩的要接party回家。一到醫院 我就直呼party的名字 party 也大聲喵喵叫回答我,也會在我身上大力的掙扎,看來是好很多了,醫生說 燒退了 水腫也退了,但為了以防萬一 一星期後要回來再檢查一次。 party 回到家,雖然還是有點虛弱,但是已經比出事那天好太多了,可能好幾天沒進食,難免體力很差,誇張的是 yoyo超high,一直不斷找party敘舊 完全不理我們三個,只會待在party身邊,我們叫yoyo也不理,一下子興奮的跑來跑去 一下子幫party舔舔毛,現在他多了個外號叫"現實貓"。 今天 party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 開始平常那種調皮搗蛋的樣子,趁我不注意就要往我房間鑽,我只能說 :『妳這隻笨貓! 不要愛隨便亂吃東西啦!!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